• <input id="em6oa"><acronym id="em6oa"></acronym></input>
    <input id="em6oa"></input>
  • <object id="em6oa"><button id="em6oa"></button></object>
  • <nav id="em6oa"></nav>
  • <menu id="em6oa"><u id="em6oa"></u></menu>
    <object id="em6oa"><acronym id="em6oa"></acronym></object>
  • <input id="em6oa"></input><menu id="em6oa"><u id="em6oa"></u></menu>
  • <menu id="em6oa"></menu><input id="em6oa"><acronym id="em6oa"></acronym></input>
    <input id="em6oa"><u id="em6oa"></u></input>
  • 信譽崩塌、債臺高筑,粉絲經濟也救不了音悅臺

    來源:潮起網   作者:于斌 2019-06-11 09:47:32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音悅臺留下的終歸還是一個“不好聽”的故事。

    37828d41-04ff-4541-92b4-dce92275c2b2.jpg

    作者 | 于斌

    來源 | 于見(ID:mpyujian)

    曾經是國內偶像明星們打榜必選平臺的“音悅臺”正在不斷陷入信譽崩塌、債臺高筑的境地。

    近日,在《偶像練習生》中以“坤音四子”而聲名鵲起的坤音娛樂公開發布微博向音悅臺“討債”,稱其“委托音悅臺代理銷售的該公司藝人的6萬多張專輯,在音悅臺已取得全部對應銷售款的情況下,未獲得任何費用結算”。

    與此同時,坤音娛樂已經開始啟動相關法律程序。

    這筆數目過千萬的欠款將音悅臺再一次推到輿論的風口浪尖,只是這一次迎接音悅臺的不再是光鮮亮麗的掌聲。

    而除了拖欠合作伙伴相關款項之外,音悅臺還不斷被傳出“拖欠數月工資”、“公司法人已經卷錢跑路”、“公司已經名存實亡”、“員工自尋出路”的傳言。創立十年并一度風光無限的音悅臺,就這樣走到了它發展歷程上的“拐點”。

    中國粉絲經濟“第一個吃螃蟹的人”

    音悅臺創始人張斗在2000年左右是阿里巴巴的早期員工,工號126的他是早期阿里銷售中的Top sales。但張斗在阿里只呆了2年,2002年,張斗從阿里離職開始了創業之路,他先后創辦“ICast富媒體廣告”和“BBSEE網站”,雖然這兩個項目都以失敗告終,但聚焦于互聯網傳媒領域的創業經歷還是為后來的音悅臺打下了良好的基礎。

    2009年,因為女兒是彼時大熱的韓國男團Super Junior粉絲,并經常向張斗吐槽網絡上的偶像相關MV“畫質非常差”,張斗以此為契機創辦了音悅臺。

    于是早期音悅臺開始全面聚焦于高清音樂 MV 業務,并在此基礎上取得了長足的發展。2010 年,音悅臺為規避盜版隱患開始采購正版版權,2013年,音悅臺成為國內MV網站排名第一的平臺。

    就這一段時間里,如火如荼的韓流和偶像經濟開始在國內大熱,音悅臺的出現恰好滿足了國內這一偶像追逐潮流的需求,并順理成章地推出了立足于粉絲打榜的“音悅V榜”。

    音悅V榜成了當時各大偶像團體、偶像明星粉絲們為自己愛豆助力打榜的必爭之地。

    隨后音悅臺進入了自身發展的快車道,業務領域也開始不斷拓展。慢慢的,音悅臺形成了包括“依靠正版MV建立起的粉絲社區”、“號稱中國版Billboard的音悅V榜”、“以販賣明星周邊為主的音悅商城”、“以明星孵化為主的音悅Stage”在內的四大主營業務。

    音悅臺顯然成了早期中國偶像經濟、粉絲經濟“第一個吃螃蟹的人”,它也順理成章地受到資本熱捧。

    2012年底,音悅臺獲得數千萬元人民幣A輪投資;2015年4月,音悅臺月活躍用戶數超過四千萬,它又順利地完成了3500萬美元的B輪投資。那時的音悅臺與張斗意氣風發,張斗本人還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公司正在接洽C輪融資的過程中,估值將會超過3億美元”。

    但音悅臺的風光卻至此“戛然而止”了,不僅曾經說過的C輪融資遙遙無期,音悅臺本身還開始不斷陷入經營困境和輿論風波。

    信譽崩塌、債臺高筑,粉絲經濟也救不了音悅臺

    記憶中的音悅臺一直都和當紅偶像們深度綁定,當年的EXO、Super Junior、TFBOYS、鹿晗等無一沒有跟音悅臺合作過,音悅臺旗下的“音樂V榜”也曾是飯圈盛宴、粉絲們為偶像提升曝光率的打榜重地。

    但隨著2015年之后國內移動互聯網和在線音樂平臺的發展,音悅臺的競爭力開始驟然下滑。

    2016年,騰訊起訴音悅臺侵權,并索賠超千萬元,起因是“音悅臺上存在大量粉絲自發上傳的相關版權視頻”,從此音悅臺開始被“盜版”和“侵權”問題不斷侵襲。

    同時隨著QQ音樂、蝦米音樂、酷我音樂、網易云音樂等在線音樂巨頭紛紛站隊BAT等互聯網大佬,國內在線音樂市場開始掀起資本大戰與版權大戰,各種買斷音樂版權、MV版權的動作開始不斷壓榨音悅臺的生存空間。

    再加上A站、B站等新興特色視頻平臺的崛起,音悅臺無論是在自身特色上還是在版權資源硬實力上都失去了核心的競爭力,這直接導致了大量用戶開始轉向其他陣營。

    除了在與互聯網巨頭們的競爭中毫無招架能力之力,音悅臺自身的各種運營活動也陷入了不斷的爭議中。比如音悅臺曾經大力打造的“粉絲節”活動就由于監管不利、刷票等亂象普遍而為人所詬病,以致于該活動最終“夭折”。

    音悅臺旨在造星的“音悅Stage”業務更是在2016年被旗下18位練習生聯合發表聲明聲討,公開與音悅臺“翻臉”。在這些練習生的口中,“音悅臺完全不具備培養藝人的能力”。

    2017年的“音悅V榜年度盛典”更是遭遇了大量用戶的“脫粉”,在這場年度盛典上,一直排名遙遙領先的EXO在投票截止最后20分鐘突然被內地某不知名女團“戰斗少女ATF”反超,引起了大量“黑幕”、“暗箱操作”的質疑。

    從此音悅臺這種“砸錢打榜”卻依然“黑幕重重”的模式讓粉絲完全失去“信任”,音悅臺作為打榜平臺的公信力和口碑將至冰點。

    外部地位下滑之外,音悅臺還在企業內部一直遭受著巨大的質疑。

    從2013年開始,音悅臺“拖欠員工工資和社保”的新聞就不斷曝出,這讓音悅臺的企業信譽一直飽受詬病。

    2013年音悅臺曾因為資金鏈緊張,導致員工社保中斷、工資難以正常發放的現象持續了近一年;2014年,知乎一篇“你為什么從音悅臺離職”的帖子開始大火,內部員工曝出的對音悅臺管理層的種種不滿之外,拖欠工資和社保欠繳現象再次成為眾矢之的。

    再加上“2017音悅V榜年度盛典”的“黑幕與圈錢”事件、此次音悅臺拖欠坤音娛樂一千多萬合作款項的事件,音悅臺在企業信譽上的表現可謂是一言難盡。

    更讓人無語的是,與坤音娛樂的這次合作還是幫助音悅臺走出最近一年互聯網資本寒冬困境的重要助力,正是因為坤音娛樂的專輯售賣合作項目,音悅臺才活到了現在,甚至“在項目結束時,已經發不出工資的情況下,公司還花錢舉辦了慶功宴”。

    據悉,除了拖欠坤音娛樂一千多萬元專輯售賣款,音悅臺合作的第三方物流公司也在向音悅臺“討債”,據內部員工透露,“之前與一些藝人,例如鹿晗、王青的合作款項也未能結清”。

    粉絲經濟如火如荼的這十年,音悅臺沒有最終撐下去,卻在自身企業信譽、運營情況上不斷出現問題,這直接導致了它陷入現在這種債臺高筑、合作伙伴“唾棄”的境地。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音悅臺留下的終歸還是一個“不好聽”的故事。

    本文來源:潮起網,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藍科技網立場。轉載文章如涉及版權問題,請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第一時間處理。圖片涉及問題,請原作者第一時間與我們聯系索取稿酬。

    音悅臺

    相關新聞

    分享至
    天天看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