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nput id="em6oa"><acronym id="em6oa"></acronym></input>
    <input id="em6oa"></input>
  • <object id="em6oa"><button id="em6oa"></button></object>
  • <nav id="em6oa"></nav>
  • <menu id="em6oa"><u id="em6oa"></u></menu>
    <object id="em6oa"><acronym id="em6oa"></acronym></object>
  • <input id="em6oa"></input><menu id="em6oa"><u id="em6oa"></u></menu>
  • <menu id="em6oa"></menu><input id="em6oa"><acronym id="em6oa"></acronym></input>
    <input id="em6oa"><u id="em6oa"></u></input>
  • 拼多多:扶貧項目正遭網絡輿情涉黑團伙跨三省(區)攻擊

    來源:藍科技   2019-06-11 15:12:27
    “我們忙著在明處扶貧,有人一直尾隨三省(區),忙著暗中造謠”。

    【藍科技訊】“我們忙著在明處扶貧,有人一直尾隨三省(區),忙著暗中造謠”。

    6月11日,拼多多副總裁、發言人井然透露,拼多多正在連續遭受網絡上有組織涉黑團伙的惡意攻擊。

    其行為特征為動用各種手段,將無署名和無信源批評拼多多的不實“稿件”在正規網站“發布”,之后再利用這些正規信源進行波次轉發至其他網站和兩微段子手號,持續打擊拼多多聲譽。

    高1.jpg

    ▲5月13日某消費類報紙的網站首發鏈接《拼多多首個扶貧車間難產 配套種植項目遇到資金困難》,對此當地政府出具函件對該事件進行了回應。

    井然分析,從公共關系角度來看,這些涉黑輿情的操縱者的目的顯而易見,即通過貶損拼多多聲譽使得自身在商業競爭中獲益。

    井然進一步解釋稱,當這些不實內容催生出的網絡稿件和營銷機構稿件被到處轉載和散發之后,拼多多如果不解釋,那么商譽和信用將會受損;如果拼多多對這些不實內容一一回應,則又陷入反復投入扶貧工作和需要反復自證清白的怪圈當中,在社會評價上陷入被動,這恰恰是這股網絡涉黑團伙背后的經濟勢力的目的所在。

    井然表示,自去年上市之后,拼多多至今尚未從這樣的漩渦中走出。拼多多每天的實物訂單量接近4000萬單,其中總會有個別的消費分歧。大數據顯示,行業中拼多多的任何“負面個案”被段子手和營銷機構號獨家點名和獨家轉發次數和轉發量級均是不可想象的。

    高2.jpg

    ▲井然表示,在行業中拼多多的任何“負面個案”被段子手和營銷機構號獨家點名和獨家轉發次數和轉發量級均是不可想象的。

    當正常的商業競爭被插上這樣的“輿情打擊之利刃”,最終會形成非常可怕的一種社會不正當競爭的漩渦。

    井然表示,惟其深陷這些漩渦之中,拼多多對于扶貧工作不敢有絲毫懈怠,公司上下高度重視扶貧工作的所有環節和細節,每一個扶貧項目的實施均在當地黨委和政府的指導下展開工作,并留下了協議、工作日志、單據、發票以及其它物證材料,以備回溯整個項目進程。

    按照時間順序,目前已遭受上述團伙攻擊的有上海對口援疆的喀什巴楚縣扶貧車間、拼多多與三個國家級貧困縣聯手推出的“臍橙豐收節”,以及拼多多與河南中牟縣合作的收購貧困戶大蒜等扶貧活動。

    在各地受邀認真參與扶貧工作的拼多多,目前還需要騰出大量精力來面對這樣的輿情作手,公司對此表示遺憾,并希望有關部門能夠對此徹查。井然透露,目前拼多多已搜集保存了相關證據,并已向主管機關報備,“希望這些藏在陰暗角落的人,有一天能夠見到公平正義的光”。

    一篇洗稿報道是如何出爐的?

    6月10日17時26分,一篇標題為《拼多多中牟大蒜溢價扶貧 遇漲價“落荒而逃”》的稿件忽然出現在某央媒網站食品頻道當中,之后出現的所有轉載稿件,信源全部來源于該央媒,而“食品頻道”字樣則不再出現。

    通過人民網輿情系統回溯,6月10日上午起,“時事新聞網”、“企業網”、“今日財經”、“中國企業網(山寨)”、“第一快報”、“中國小康新聞網”等一批看似正規的網站在短時間內批量發布同名文章,經調研發現,這些網站均為無ICP備案、無網安備案的境外非法網站。

    但上述非法網站和營銷號網貼文并不會真正引發主流輿論的關注。

    井然表示,經業內人士提醒,最終這樣的貼文會通過專業人士以“洗稿”的方式最終到達它的目的地——主流新聞網站。但洗稿的前一步則被稱為“做種子”,即首先需要將稿件落地在一家轉載“白名單”的網站上。

    在該案例當中,該央媒網站并非首發網站,但確是一個重要的轉載中繼站點,因為這家央媒的網絡轉載權重高,可信度強。更早的同名稿件《拼多多中牟大蒜溢價扶貧 遇漲價“落荒而逃”》內容于當日17:01分出現在了東北某白名單網站的“企業頻道”當中,文章署名作者為“易傳”。該稿件沒有在該網的任何頁面出現過,也不會出現在搜索結果當中,僅是生成一個鏈接以備洗稿所用,而與該網站核實發現,網站并無名為“易傳”的采編人員。

    從而,一篇批評拼多多平臺一位商家河南收蒜的稿件,首先在一個地方白名單網站的企業頻道發布,且在25分鐘之內被“精準”傳送到一家央媒網站的食品頻道;其次利用轉載出稿件鏈接,進行大規模的傳播和指定轉載,在不到24小時內,全網轉載次數超過100次。

    井然表示,該稿件多處失實,存在大篇幅捏造。實際情況是,拼多多已聯合商家溢價購銷中牟大蒜數年,5月7日收購貧困戶2.4萬斤,收購過程中,拼多多受當地扶貧部門定點指導,所有收購記錄、流程均有文件記錄。

    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這已是公司近兩個月來,連續第三次遭遇到了類似輿情攻擊”,井然表示,其操作模式為,由前具備資深媒體從業經歷的公關人員指定選題方向,親身前往拼多多扶貧地區,策劃“負面選題”,再由團隊其他人去完成“做種子”和“洗稿”。

    比如上述新疆扶貧車間案例和河南大蒜扶貧案例當中,均由各地扶貧辦牽頭實施,拼多多商家根據扶貧辦指定的建檔立卡貧困戶進行溢價扶貧收購。但對于拼多多兩度嚴厲的批評,卻是一個沒有任何真實署名的“野狐禪”作品,但最終能夠以央媒網站的標簽被進行大規模轉發。

    高3.jpg

    ▲中牟縣刁家鄉沃孫村村支書打開村里的監控告訴拼多多工作人員,上圖中的這名黑衣男子即為可疑人士。

    其中作手到底是誰?經中牟縣刁家鄉沃孫村村支書打開村里的監控告訴拼多多工作人員,一名黑衣男子,先對村民自稱是“扶貧辦工作人員”,后又對村支書自稱是“媒體記者”,即為這一波輿情背后的可疑人士。

    井然表示,這個黑衣人到底是什么真實身份?而這篇對于拼多多匿名監督的批評稿件到底為什么會出現在東北一家網站的企業頻道當中,為什么又在25分鐘之內被定點傳輸給某央媒網站的食品頻道?然后誰又在推廣和轉發這一篇內容,其中的鏈路和所涉及的各個關聯方其實并不難查證。

    井然指出,在上一篇題為《中國臍橙第一村的觸網傷心事-拼多多“豐收節”扶貧模式被指是商業噱頭》的文章中的情況則更為離譜。其主要特征為“假記者進行假采訪首發在服務器為境外的假網站上”。

    在這篇同樣也是匿名監督拼多多的文章中,聲稱采訪了拼多多的供貨商、村書記及部分村民,但后經核查這些受訪者均明確表示文章引述內容嚴重失實。

    高4.jpg

    ▲湖北秭歸縣楚王井村村支書魏啟林書記在看到《中國臍橙第一村的觸網傷心事-拼多多“豐收節”扶貧模式被指是商業噱頭》之后,發短信怒斥假記者,但已經收不到任何回復了。

    人民網輿情監測系統顯示,《中國臍橙第一村的觸網傷心事》首發于一家名為楚漢網(http://www.chuhan365.com)的媒體,但查詢該網站信息發現,該網站卻為境外非法網站,無ICP和網安備案信息,服務器位于香港。

    事實上,該楚漢網為一家徹頭徹尾的“李鬼”網站。真正的楚漢網是一家在相關部門注冊的正規網站,其網址為http://www.hubei88.com/,備案號為鄂ICP備17012199號-3,鄂公網安備 42010602003348號。

    當該虛假報道在這樣一個“三無李鬼”網站發布后,隨即有正規網站“法視網”轉載,信源顯示為“楚漢網”; 有了法視網的鏈接之后,其后則有一家白名單央媒網站進行了轉載,信源顯示為“法視網”。至此,一個徹頭徹尾的虛假報道,成功被洗白為所謂的“正規媒體信源”。此后,據不完全檢索,在不到24小時全網發布轉載已超過50條。

    這一批報道的背后是誰?

    為了能將黑稿包裝得“更像新聞報道”,這股黑惡勢力不惜派出專業團隊,假扮身份造假。當地村級政府提供的證據顯示,5月10日,湖北秭歸楚王井村突然來了兩位陌生人。

    據村民回憶,其中一位自稱是河北賣梨商人,另一名則自稱是河北經信委工作人員,他們以“希望通過電商開店”的名義想打聽村民們在拼多多上銷售水果的情況。此后,村民發現自己的名字出現在了假新聞之中。該文章通過偽造村民言論,指責拼多多扶貧涉嫌“虛假宣傳”。后經拼多多與當地政府部門聯合核查發現,該文章所述核心事實嚴重失實,拼多多全部收購流程均有賬單記錄。

    根據手機號碼查詢發現,冒充政府工作人員的神秘人物,正是前職業媒體人、現為某電商公司公關部員工。

    數日后,同樣的“背影”又出現了河南中牟縣刁家鄉沃孫村,只不過這一次,其身份又變成了“扶貧辦工作人員”。今年5月上旬,拼多多曾聯合當地扶貧辦、商家,溢價收購該村貧困戶的大蒜。

    據村民及村支書回憶,5月25日下午16時左右,一名自稱是扶貧辦工作人員、身穿黑色衣服的男子到家中攀談,并在離開前塞給了受訪者500元現金。監控視頻顯示,這位跑來四處打探的“扶貧辦工作人員”,正是此前冒充“河北經信委”的同一人。

    高5.jpg

    井然表示,這批黑稿有極為雷同的操作手法,先派出部分前職業媒體人、現職業公關冒充公職人員接觸采訪對象,編造言論嫁接到這些毫無防備的普通受訪者身上,將炮制出來的假新聞發布于境外山寨非法網站,通過專業推手以層層轉載的方式“引渡洗白”,達到誘導媒體轉載的目的。

    5月13日上午11點42分,某消費類報紙的網站發布報道《拼多多首個扶貧車間難產 配套種植項目遇到資金困難》。這篇沒有記者署名的報道“援引”上海市援疆干部、巴楚縣商經委副主任程暢的表述,稱“拼多多與新疆喀什巴楚縣人民政府合作的扶貧車間由于配套的農業種植項目難產,導致扶貧車間無法落地”。

    為此,拼多多第一時間與上海市人民政府合作交流辦公室及巴楚縣人民政府溝通確認,各方均確認目前該項目正在順利推進過程中,不存在文中所提的“難產”情況。

    而更為蹊蹺的是,上海援疆干部程暢本人則表示,從未就此事接受過任何采訪,也不清楚上述言論的來源與動機。

    在拼多多與該媒體緊急溝通澄清后,媒體回復稱已經刪除該報道,內部已啟動緊急排查,希望查清這篇無人署名的報道且也不是媒體采編的黑文為何會未經正常發審流程被發布在自己網站上。

    雖然源頭已經刪除,但外部大量自媒體卻開始集中轉載這篇已被刪除假新聞,人民網輿情監測系統顯示,不到三小時的時間內,該文章已經被各類自媒體平臺、營銷機構號和遭受蒙騙的機構媒體轉載超過50次。

    井然表示,編造采訪對象言論的最終目的,是通過將精心編造的言論“嫁接”在一個真實的采訪對象身上,來制造“真實報道”的假象,達到誘導媒體轉載使其成為不正當競爭工具的目的,“盡管多數媒體會堅持專業原則,但這些專業推手會以假裝爆料、探討等方式,試圖誤導媒體,一旦有媒體上當,立馬會淪為這些黑稿推手的洗白工具,引發新一輪轉載”。

    自2018年以來,在上海市政府、上海市合作交流辦的指導下,拼多多全面深入云南、貴州、新疆、湖北等8個省及自治州開展扶貧助農工作,與超過25個國家級貧困縣簽署合作協議。今年3月以來,拼多多進一步加大投入,在上海重點幫扶省份云南啟動多個試點,大力推進覆蓋產業鏈全流程,產、銷、研、加工一體化的現代化農業產業工程“多多農園”,藉此實踐“新農商”機制,讓建檔立卡戶真正成為產業的利益主體。

    但與此同時,拼多多的相關扶貧工作卻持續遭受有組織、有預謀的造謠抹黑和輿論攻擊。

    “我們忙著扶貧,有人忙著造謠”,井然表示,為了引導、控制輿論,相關勢力不惜捏造與政府公職人員相關的假采訪,以便“安排”更多媒體轉載、擴散此類不實報道,其手段之大膽、用心之險惡,令人不寒而栗。

    “拼多多感謝新聞媒體能夠堅守專業準則,因此這些黑公關才不得不搬出神秘人士和非法網站,走上了不擇手段的邪路。”井然表示,“我們是真扶貧,有人則是真發黑稿,這樣的行為,已經是對中國社會正常肌理和善意共識的嚴重傷害。”

    “原本我們可以不理會這些噪音,但造謠者肆意杜撰言論,給普通人和社會扶貧事業都造成了極其惡劣的影響。”井然表示,“無底線造謠是與全社會的善意為敵,是對公道人心的挑釁,任何一個光明磊落的人,都不會放任這種行為發生。”

    據透露,拼多多已經搜集保存全部證據材料,并向有關部門報備。“我們將采取法律手段維護自身權益,為受無辜牽連的普通人討回公道,當陽光覆蓋每個角落,我們就知道誰是潛藏的暗黑破壞者。”

    本文來源:藍科技,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藍科技網立場。轉載文章如涉及版權問題,請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第一時間處理。圖片涉及問題,請原作者第一時間與我們聯系索取稿酬。

    拼多多

    相關新聞

    分享至
    天天看片